2015/6/21

(日劇)家的記憶(I'm home) 1-10集完結

分集劇情+心得分享~更新至第1-10話(完結)

好久沒追日劇~因為木村拓哉+上戶彩這樣芮米超愛的組合,所以無論如何也要抽出時間來看。

在一片收視低迷的春季日劇中,家的記憶(I'm home)》首播收視就16.7%(第一名),雖然還未達木村拓哉該有的數字就是了XD,但獲得觀眾的好評。

家的記憶(I'm home)》改編自日本漫畫家石坂啓的創作。2004NHK就曾改編為連續劇,當年的男主角是時任三郎,2015年則由朝日電視台再翻拍,每週四晚上9:00放送。




這是木村拓哉繼《華麗一族》之後,再度飾演把拔的角色,這次的演技真的不同於以往,更加成熟而且許多內心戲的部份演得很棒。上戶彩的部份在前二集裡比較沒有發揮的空間,而且很多時候必須戴面具演出(很詭異吧),但是整體的感覺還是很不錯。

劇情的部份很好看也很懸疑,不過芮米總是會聯想到《意外的人生(REGARDING HENRY)》和《神鬼認證(The Bourne Identity)二部電影就是XDD

【劇情簡介】
主角家路久接受任職證券公司的外派命令後單身赴任,卻因為一場火警吸入過多一氧化碳中毒,而失去了5年間的記憶,再婚妻子及兒子及已離婚的前妻與女兒發生的事情,他完全不記得。到底自己的家在哪裡?家庭對他的意義是什麼?為了解開心中的疑問,家路久尋找自我及回家之路的歷練就此展開,手上的10支鑰匙是他僅有的線索

【主要人物】
木村拓哉 飾演家路久 -葵帝國證券營業部員工。火警意外失去記憶後,自第一營業部調至公司的閒人部門「第十三營業部」。

上戸彩 飾演家路惠 -  阿久的妻子。富商千金。

高橋來 飾演家路良雄 -  阿久與小惠的4歲兒子。

水野美紀 飾演野澤香  -  阿久的前妻。雜誌撰稿人。

山口麻友 飾演野澤昴 -  野澤香的13歲女兒。

以下開始劇透+觀後感~


1

1集的前半段很謎,說真的看著看著整個就會跟男主角一樣有很多問號XD,不過這樣的佈局反而引起了好奇心,會讓人想一探究竟一直追看下去。

好震撼的開場,正準備回家的男主角家路久被突如其來的工安事故給炸飛,昏迷了3個月後終於醒來,經過辛苦的復健總算可以回歸正常的生活,但是這場意外所留下的後遺症卻讓他喪失了最近5.6年內的記憶。>>雖然知道會爆炸,芮米還是被嚇到(掩面) 


這個後遺症讓家路久無法從事原有的工作職位,他被調到公司混吃等退休的單位「第十三營業部」。從周遭同事的反應中可以看得出家路久以前是公司的精英,不過他現在什麼都忘了,一切只能從重新學習。


家路久唯獨沒有忘記如何做料理,他使用第1支鑰匙打開門回家,洗衣燒飯樣樣來完全是新好男人的模樣,女兒回家看見他正在燙她的內衣,非常生氣地問他在做什麼(女兒會這麼問是有原因的),妻子正好回到家,看見家路久感到很驚訝於是問他「你真的不記得了嗎」,為什麼會這麼問?因為這裡是前妻的家呀~>>話說胸罩燙了會變形的。


家路久想起來了,立馬回到再婚的家裡,但是這個家讓他感到相當陌生,而且更奇怪的是妻子和兒子的臉,在他的眼裡看起來卻是面具。他想不起來這個家的所有人事物,當然也不記得兒子的喜好,而且兒子和他的互動也相當生疏,根據妻子的說法是他以前對兒子很嚴厲。


面具的問題困擾著家路久,他試著用手去碰觸妻子和兒子的臉,沒想到連觸感也是面具,為了確認他一直敲面具,但事實上是在敲打兒子的肉臉上,結果把兒子弄哭XD。醫生幫家路久的檢查腦部並無異狀,認為可能是心理因素造成的,或許是曾經做過有愧於妻子的事情才會導致如此(醫生的判斷可能是伏筆喔)


家路久心裡深處總是對前家庭仍有一絲的眷戀,但他想不起來為何抛棄她們,所以現在的他不由自主的想關心她們,不過女兒完全不領情,因為離婚後他一直對她們不聞不問(所以這5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家路久發現女兒行踪怪異,擔心她被誘拐,暫時丟下5歲兒跑去解救女兒。女兒的一切喜好他都記得,兒子對他來說卻像個陌生人。


家路久不只是喪失記憶,連個性也改變了,對同事友好對客戶也友善,也因此無意中促成了一項大案件。家路久以前在公司到底做什麼樣的大事,讓即使已經失去記憶的他仍然被暗中監視著


其實劇情詭異中帶點詼諧,芮米原本想寫得好笑一點,但發現首集要交代都東西太多了,而且產生了很多的謎,就目前看來失憶的家路久很討喜,會不會在慢慢地解謎中發現其實他是個大壞蛋呢(~)


2

日本除了是漫畫王國,也是某種影片(A)的第二大產國,沒想到某種影片(A)也能成為勾起記憶的關鍵點啊~XDD


家路久看妻兒的臉依然是面具,可能怕妻子知道這點,他只敢弄兒子的臉來確認,而每次都把兒子敲得哇哇大叫,久怕兒子告狀立刻唸故事書給他聽。>>好想快點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面具臉的說。


惠告訴久DVD出租店打電話來催還片子的事,片名是「課長 出軌是不行的 不行不行」(←芮米聽到時整個笑翻),惠故意調侃地說她很傷心(有老婆的人還看片子啊),久很不好意思的向惠解釋,他根本不記得了。


家路久在書房的抽屜裡找到了DVD,久好奇地放片子來看或許能想起什麼,越看越專心,良雄剛好開門進來撞見,立馬大聲地向馬麻告狀"把拔在看奇怪的東西哦~"XD,惠唸了一下久並將良雄帶走,久繼續看下去,影片果然出現了關鍵字,那就是導演的名字山野邊俊


第二把鑰匙就是好友山野邊俊工作室的鑰匙,久很開心地來到好友的工作室,做著記憶中兩人經常混在一起做的事(他煮菜然後和好友邊吃邊聊天)山野看見久並沒有露出高興的表情,但知道久喪失記憶的事,所以也若無其事和他聊天,不過當久問關於自己二任妻子的事時,山野只回答久前妻的事,至於惠的部份卻"世上有些事還是想不起來的好" >>這麼回答反而怪怪的,一定有事。


久試著和兒子增進情感,他再次唸故事書給兒子,惠拍下這種難得的幸福時刻分享在社群裡。久對惠提起山野的事情,惠的表情顯的有些不自在(果然是有事),但還是笑臉著安靜地聆聽(因為面具的關係久是看不出妻子的任何表情)。醫生再次推斷久和妻子之間可能有某種不好的回憶才會導致面具臉。


久認為在失去記憶後總算想起了一件令他開心的事,天天往山野的工作室跑,把好友當成了避風港。一般人下了班不立刻回家大概都會猜想是夫妻不和睦,久也對山野坦承惠讓他感到喘不過氣來,然後久關心地問山野是否已經找到理想中的對象,這句話踩到了山野的痛處,山野一怒之下開始說出了久以前負面的事,甚至失控地指責久搶走了他的女友(!)


良雄和同學打架了,因原道出了一個真相~以前的久果然是個厲的把拔,久隱約想起了這件事,也想起了被他沒收的玩具放在那裡,他來到了租賃的倉庫使用第3鑰匙取回了兒子的玩具,同時也發現了另一件事,原來惠就是山野口中所說的女友。為此久特地來向山野道歉,山野這時才說出事實,其實惠只是他暗戀的對象而已。


第十三營業課接下了別課的爛攤子,這個案件在久認真的研究與付出下順利地解決,部長知道久和妻子之間很久沒有滾被單,為了奬勵他特地送給他飯店的住宿劵,飯店的房間果然是燈光美氣氛佳,但是久看著面具臉的惠就是提不起勁啊~XDD


每一把鑰匙都將會讓家路久了解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只是失去記憶真可怕,你所認識的人告訴你的真相還不一定是真相



3

流言果然不相信啊~真相只有當事人最清楚。

家路久想不起來和前妻離婚的原因,但他記得岳父的忌日,他來到前妻的娘家參加岳父的七年忌日,而且不由自主地難過掉淚(←伏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這個家族已經是個不受歡迎的人。
  

前妻的親戚們竊竊私語,說久的岳父是被他氣死的;又說久是為了攀親帶故才娶有小孩的香為妻;最後有人氣憤地動手K他,原因是久因為岳父沒有當上社長,便將沒有利用價值的妻子給抛棄,然後和有錢人家的女兒再婚。>>如果真的是這種的男人就太壞惹。


現在有個問題,久的下意識總是會把前妻的事擺在第一位,而經常忘記與現任妻子和兒子的約定,說好要陪兒子到公園玩卻忘的一乾二淨,再次讓惠和良雄感到失落。


久為失約的事向妻兒道歉,惠表示自己並沒有生氣(目前還看不出惠的心思),她只是擔心在兒子下周六運動會的事,於是久又開芭樂票了,因為久才承諾沒多久公司就要他在下周六參加電視節目,無論他如何拒絕也無法推掉,所以他只好再次失信於兒子。


對於蜚言流語久很在意,自己真的是壞蛋嗎?他找出相關的資料來推演,結果似乎還蠻吻合的(別被誤導啊~),但是要如何證實,久只能問惠他們是怎麼在一起的,不過惠卻假裝沒聽到來避開這個敏感的話題(~有隱情)


香為女兒的事約久見面,因為久再次闖入她們的生活而讓她倍感壓力,身體也終於負荷不了而突然昏厥,久立刻背著她跑往醫院,正好被惠看見。>>又是失約又是和前妻私會的,當妻子的一定會誤會。


和前妻離婚的真正原因,由香和香的妹妹接力解謎~兩人一見鐘情,久發自內心疼愛香的女兒,但是婚後的他不僅是工作狂,而且愛玩還搞外遇,而真正的導火線是久沒有試著體會和肯定香的工作,所以香提出離婚。久當初是不願意離婚的,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在他的潛意識裡會對前妻有所眷戀不過還是個不及格的丈夫啊~XD


總之,久大概了解自己是一個渴望家庭但又不適合家庭的男人,和女兒之間的誤會也解開了。在女兒的提醒下久又想起了第4把鑰匙所封鎖的記憶,這是他和前岳父之間的秘密,他們的感情甚篤,並不像流言所說的那樣,許多男人的真心對話盡在香醇的紅酒中回味無窮。


失去的記憶已經逝去,現在的久不想再重蹈覆轍決定以家庭為重心,於是他抛下加班的工作(上電視節目),去參加兒子的運動會,惠感到相當開心但心裡仍然在意前妻的事,所以故意報名了香的烹飪課...


惠到底隱瞞了什麼真相呢?這讓芮米聯想到《別相信任何人(Before I Go to Sleep)》這部電影,失憶的人可以相信枕邊人嗎?!





4

芮米原本以為漏看了一集,結果還真的是跳TONE→因為本集的故事和上一集的結尾完全不相關啊()。會導致這樣的原因可能和濃縮集數有關,試想2004年的《I'm home》有20集,但2015年木村版的竟然精簡成10集,也難怪會影響故事的連貫性。

本集的劇情完全像單元劇,唯一有牽連的地方是和妻兒有更進一步的發展。這是第5把鑰匙的故事,家路久為了尋找記憶,依照舊名片循線來到以前去過的店,大數多的人都不記得他,只有一家居酒屋的老闆娘對他有印象,所以也沒有什麼展獲,於是久喝得微醺然後又回錯家了。


其實第5把鑰匙是打不開這個家的門,但是久還是順利進去而且還很自在地睡著,那因為這間公寓的主人故意不鎖門的(←鋪梗)。久曾經單身赴任時在這間公寓住了半年,但久想不起來為什麼會單身赴任(劇情既然特別強調這點,就表示是伏筆,至於之後會不會解釋就不知道惹)


上一集惠報名香的烹餁課,難到就是為了在本集拿來發洩不滿的情緒用的(XDD)~ 惠因為久徹夜未歸,半夜爬起來做麵包,做了一堆燒焦的麵包,可見得她有多生氣,但她卻不會對久表現出來。


久直接從公寓去上班並且給了阿伯(公寓的主人)他的名片,沒想到世界還真小,阿伯會破產及離婚都與久的公司有關,經過查詢之後久才發現自己是那個罪魁禍首(應該還有幕後的指使者)。久感到愧疚再次登門向阿伯賠罪,生性開朗的阿伯並不怪他,久為了謝罪經常到公寓煮飯給阿伯吃,也在無意中發現阿伯一直在等待妻子回家,這就是他不鎖門的原因啊~


回到久和妻兒的部份,本集的主題真的和電影《意外的人生(REGARDING HENRY)》裡的某段劇情雷同,連男主最後的決定也一樣,但是還是很感人~在聯考制度的荼毒下,失憶前的久將自己的希望全寄託在兒子身上(是情移作用,因為久小時候家境不允許而沒有被好好栽培),因此良雄才讀幼稚園便開始補習,就為了擠進升學佳的私立小學。


但是現在的久完全不記得這件事,甚至覺得兒子很可憐,不過惠卻很堅持要報考私立小學,畢竟已經投資了這麼多年。久可以察覺到良雄喜愛踢足球更勝於讀書,不過他同時也感受到惠生氣的樣子,所以只好配合甄試。結果模擬考因為良雄的童言童語(話實話XD),再加上久說謊技術也不佳,成績並不理想。


彌補過去的過失二部曲~第一部:久找到了阿伯的妻子(當然會被洗臉啦~),將阿伯思念之情轉達,並規勸她回到他的身邊。在久的撮合兩人破鏡重圓,看到如此溫馨的畫面,久心裡不自主的想起妻子-(總算開始在乎惠了)


第二部:甄試當天,良雄不再叛逆非常配合演出(說謊XD),輪到久發言時剛開始也說著違心論,說著說著他突然帶著妻兒離開考場,因為他決定要讓良雄快樂的成長,然後在病癒後第一次主動地牽起惠的手。



『這世上有很多無法挽回的事,但也可以這麼想,無法挽回的事也不是那麼多。』>>就從現在開始把事情做好吧!


5

真是充滿洋蔥的一集啊~~~每次和親情有關的戲碼,芮米都會看到淚流滿面T_T

妻兒的臉在家路久的眼中依然面具,不過這反而經常製造出有趣的笑點,每當有人問起久妻子長得如何時,他總是支支吾吾,會讓不知情的人以為他的妻子長得很安全,結果久的同事看了照片後非常吃味,明明就是個大美女呀,而且還可以少奮鬥30(因為惠是有錢人家的女兒)


在同事的建議下久回老家尋找記憶,這是他受傷後第一次回老家的店,但映入眼簾的是一家超商而非印象中的酒坊。他認出了超商的店員是自己的弟弟浩,但浩卻對他充滿怒氣,完全不理會他(一定又是以前的久做了什麼壞事吧XD)


久拿起第6把鑰匙,打開了老家的門,母親看到他欣喜若狂不斷的噓寒問暖,令他感到相當不自在,自幼就單親的久本來就不擅長接受母親的關愛(這是本集催淚的點啊~)。久回家詢問妻子有關於母親的事,根據惠的描述,久高中畢業後就離開老家,而且對母親相當冷淡,總是把母親親手栽種的蔬果退回去,因為飛黃騰達後的久不想要再勾起小時候貧窮的日子,更不喜歡身為家庭主婦的母親。


同樣是家庭主婦的惠,也因而感到擔憂,她擔心久會不會因此而厭倦她。謎題終於解開了,她之所以會報名烹飪教室接近久的前妻,是為了了解久會喜歡什麼樣的妻子。>>惠真的很努力經營婚姻,久實在太幸福啦~


良雄為參加學校的話劇而陷入煩惱,久能體會生性內向的兒子會害怕面對人群,這讓他想起孩童時的話劇表演母親的加油聲令他感到丟臉的事。久決定要幫助兒子克服恐懼,於是每天都抽出時間陪他練習(現在的久完全是個好爸爸(^^))


老家的店會改成便利商店就是久的主意,事前說得口沬橫飛,結果事後就漠不關心,母親也因為超商的工作積勞成疾,所以弟弟才會對久有所埋怨,更何況超商正面臨倒閉的危機,弟弟的怒火更是難以消除。久深入了解後知道超商的問題所在,開始挨家挨戶請求供貨商繼續供貨,同時也成功制止惡意在網路上破壞超商店譽的人。


現在的久經常回老家探望母親,他察覺出母親的身體有異狀,所以他想招待辛勞的母出國旅遊舒解壓力,但是被母親給捥拒了,直到後來才從弟弟那裡得知母親已病入膏肓。


久請母親來參加良雄的話劇表演,母親為此樂不可支。表演當天良雄依舊怯場,為了幫兒子打氣,久做了和母親當年一樣的事,他站起來大聲地給孩子加油。>>這一段超感人的。


表演結束後,久提議全家出國旅遊,母親告知必需立即住院而且可能無法再出院,現在的她已經感到相當的欣慰與滿足了。母親住院後,久收到母親事前寄出自己栽種的蔬果,這次他沒有退回去而是立刻做起料理。
   


子欲養而親不待,孝順要及時!!!


6

延續上集的親情路線,本集依然有令人紅鼻子的橋段,一直以來日劇感情的呈現並不像韓劇來的直接強烈,但是日劇就是能在循序漸進中去觸動你的淚腺。

惠提議要去別墅渡假,久當然想不起來別墅之類的事,娶好野人家的女兒就是有這種好處XD,別墅是惠的母親送給他們的禮物,這不禁會讓人質疑久當初娶惠的動機是什麼,他們之間的感情到底有什麼問題才會導致面具臉呢?


提到別墅渡假良雄一點也不高興,沒錯他是有陰影,而這個不愉快的回憶是來自以前的久所造成的。一家人還是如期去假,第7把鑰匙就是豪華別墅,它座落在森林裡,宜人的風景和清悠的環境,讓久舒解了最近照顧母親的疲累,而且在出發前還接獲母親治療有新轉機的好消息。


墅來了不速之客,久的同事加入了烤肉趴,為了增加菜色,久特地叫了當地的菜販送貨來,菜販發現久和以前的態度完全不同,在菜販的眼中,去年的久根本不像在渡假,反而像是在虐待小孩XD,待人的態度也很高傲。


在詢問惠之後才明白兒子為什麼討厭來別墅,因為去年是為了良雄升學加分所假裝的親子活動,良雄來到別墅在久要求下只有讀不完的書寫不完的功課(可憐的小孩)


知道去年的自己這麼壞,久有點討厭自己同時對妻兒感到十分愧疚,惠安慰他別在意過去了,她更喜歡現在溫柔體貼的久,而且惠似乎也想隱瞞過去的一些事。>>良雄是誰的孩子?足球教練為何會特別關心他呢?希望這不是編劇在誤導。


但對於久總是顯得很生疏的行為,惠終於忍不住地問久--當你面對我的時候到底是在看著誰,久看到面具臉上的眼淚,他想安慰妻子,但對著面具臉他仍然無法投入感情,不知如何是好。


有段小插曲,可能也是伏筆,這段期間久一直接到未屬名的來電,在不堪其擾下接通了電話,原來是女兒打的,女兒其實是想把媽媽罹癌的事告訴久,但被香給阻止了。>>前妻生病是否意味著將引起波瀾。


久履行承諾帶良雄到森林裡抓昆蟲,讓這次渡假玩得很盡興,但準備回家時良雄卻不見了,久想起了剛才良雄想摘花送給媽媽,果然在河床找到受傷的兒子。抱著良雄直奔醫院的途中,久突然想起去年也有同樣的場景,這是他第一次想起和現在家庭有關的記憶。


久看似快要恢復記憶了,但執行董事卻在調職前給久忠告--還是不要恢復記憶的好,並暗諷失憶的久變成超級大好人後比較幸福快樂。而之前他派小秘書監視久,在小秘書陣前倒戈後,執行董事也警告小秘書一定要小心久,千萬別和他深交。>>又是伏筆,以前的久到底是有多壞啊~



筆記本上被塗掉最愛的人是誰呢?久對惠承諾從現在起會好好珍惜她和良雄,然後吻了惠,久認為下定這個決心可以讓面具消失,但是這並不是正確的解答,令他感到相當的挫折,於是久把面具臉的事向惠坦白


7

8把鑰匙同樣走的是親情路線,說的是久和父親的故事,但是結尾投出的震憾彈才是核心,但是還記得芮米老是提到本劇和《意外的人生(REGARDING HENRY)》有許多相似之處吧,妻子外遇這個點也是。在電影裡失憶後的男主在無意中發現妻子的秘密,而妻子之所有婚外情,是因為男主之前也外遇對妻子相當冷淡...想知道最後他們的結局嗎?...還是別說了好了,怕連結局也雷同XDD

總是喜歡拉百葉窗的醫生又登場啦~久又來找腦神科師咨詢,久的腦部已經完全復原,至於面具臉的問題,醫生說得很對,心理因素並非是儀器能檢測出來,同時也提到了一個伏筆,或許是夫妻之中有人曾做出對不起對方的事。


在久11歲時就離家出走的父親,因為忘記帶錢誤吃霸王餐而被送進警(而會忘記帶錢將是本集催淚的點啊~)。久見到父親並沒有問候只感到憤怒,因為他無法原諒父親抛妻棄子,所以給了父親一些錢後就不打算再見到他,但事實上當年的久爸因經商失敗欠下一屁股債,不想拖累家人才會選擇離開。>>親情是永遠無法割捨的。


香被診斷出胃癌一期,但她堅持不讓久知道這件事,而且也不想聽到和久有關的事來增加自己的壓力。>>香很令人激賞,離婚後不會惡言相向,也不會跟前夫糾纏不清。


一直以來久在公司上班的橋段都是可有可無的小插曲,本集出現公司稽查的事,竟然有著重大的涵意,那就是...各位千萬別把秘密存在電腦裡啊~如果一定要存放在電腦裡請記得設定密碼嘿~本集的震憾彈就是從惠的電腦炸開的XD


回到久和父親之間的恩怨,久爸已經有社工在照顧的獨居老人,在社工的帶領下他第一次進入久的家裡參觀,久面對父親的態度依然不佳,久爸也能理解久的心情。惠不斷地試著從中協調希望他們父子和好,但久還是固持己見。直到久從母親那裡得知自己是父親最在意的孩子,而且事實上久爸一直以來都在關注著他,這些讓他冰封的心有所融化。


久爸因為身體狀況必須去安養院居住,搬家這天久終於出現了,他和父親促膝長總算冰釋前嫌,而此時才知道年邁的父親已經有失智的病情。久感到相當難過,於是對父親承諾將不定時去探望他。在安養院的久爸拿起了和久的合照,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妻子的秘密~久以為惠的行為有點怪異是因為她故意報名參加烹飪課來接近香,但驚人的內幕還在後面,上一集提到過的足球老師真的是有問題啊~和惠同時感冒,惠到醫院看病的那天,他剛好也請假,這些事久當然不會去注意。



秘密終究還是被發現了,久參加良雄的遠足,才知道自己去年因為臨時接到公司電話而中途放良雄鴿子,後來經同事提點,久想查出原因或許能勾起記憶,但卻在惠的電腦中發現了她和足球老師的親密合照...




8

環環相扣的劇情,能否推敲出家路久失憶的記憶裡到底蘊藏了什麼秘密嗎?答案是→不能XD,芮米看了這麼多的《名偵探柯南》,得到的結論是,不到最後一刻真相不會水落石出的。

9把鑰匙導出來的竟是家路久的外遇。正為妻子疑似出軌而心煩的久,在酒過三巡後又回錯家了,然後自徑地煮起菜來,當這個家的主人回來時,久下意識地喊出對方的名字-杏。>>由此看來以前的久真的是一個壞丈夫囉


久向杏請教了倆人的關係就外遇咩XD。杏表示倆人交往一年,因為久被調到外地而結束。杏很開心久再次出現,於是像以前一樣主動勾引他希望死灰復燃,不過現在的久很老實的,連忙起身回家。


惠對於久看到照片的事沒有吃醋的反應感到些許的失落,雖然這只是她和前男友的親密照。前男友就是良雄的足球教練,即使惠已婚但他仍然關注著她,並沒有對她死心。


只要是夫妻當然會在意對方的感情是否忠貞。惠選擇先自首,告訴久照片的事,然後解釋和足球教練再次重逢純屬是巧合。ㄟ...事情真的有這麼單純嗎?反正久失憶了也無從對質...久也明白這點,所以並沒有完全採信妻子的說法。


久的最愛是誰?當初和香離婚是香先提出,久並不想離婚,所以既使失憶,在久的潛意識裡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前妻和女兒。女兒很渴望久和媽媽復合,所以對於媽媽的追求者感到反感,不過她的心願被久給捥拒了。>>現在的久是好人,必須對再婚的家庭負責。


久知道了前妻生病的事相當擔心,小姨子將香之前的要求轉達給久,希望久別關心。但是生病的人在心靈上是脆弱的,需要有愛的力量來支撐,在香的心中仍舊將久擺在第一位,所以小姨子最終還是拜託了久照顧姐姐。>>真是剪不斷理還亂啊~


久單身赴任的謎,原來和杏有關,兩人曾經是同事,杏是公司老大的秘書,卻因為和久傳出不倫之戀被迫離職,而久則是被降職調到外地。久想知道當初會外遇的原因,杏表示是她主動出擊,曾經聽過久抱怨和妻子感情不和睦,不過她認為這是男人外遇的借口。>>一個銅板不會響,久外遇是事實。


久開始正視他和惠之間到底存在了什麼問題,於是問惠為何從不提那5年的事來幫他回復記憶,惠只淡淡的說那是彼此都無法承受的記憶,所以他們之間真的有事無誤XD


驚爆點~沒想到總是笑咪咪的小久上司也是監視器啊~這是要提醒我們失憶時別輕易相信身邊的人嗎(~);惠和足球教練有沒有不倫還是只是教練糾纏不清(?!),久和前妻又將會如何...欲知結果請待下集完結篇XDD


PS:在《意外的人生(REGARDING HENRY)》裡,原本男主在失憶前已經準備和妻子離婚,但因為失憶...總之結局是HE(拖走~)



9

還剩下最後一支鑰匙(10)尚未使用,所以第10話才最終回喔(←這個大家早就知道啦XD)

生病的香之所以失控是因為籌劃已久的專題被取消,久告訴香有什麼他能做的他一定會盡力幫忙。>>光這句話就讓芮米紅了眼眶,久是該償還的,而且此時此刻的情意也了卻兩人在婚姻期間的遺憾。 


良雄組合的玩具屋摔碎了,彷彿在隱諭久和惠的婚姻關係,久再次請惠告訴他,他曾經做過什麼壞事,但惠依舊選擇沈默不語。不過久的同事給建議他,倒是點出了重點~”回想當初和這個人結婚的理由。”>>久的理由是什麼呢?


按照劇情的走向(或誤導?),久當初結婚的動機似乎也是為了錢,惠的娘家財力雄厚,久曾把燙手山芋丟給岳父接收,而導致岳父的公司倒閉,但岳父完全沒有責怪他,因為做生意本來就有風險,不過久認為一定是自己的花言巧語欺騙了無辜的岳父,因此再度對自己感到厭惡。


回到香的部份,久和前妻之間的感情,在本集畫下完美的句點,看了真叫人熱淚盈眶啊~~~兩人的婚姻曾經因為香的工作出現嫌隙,也因而離婚,於今久卻為了香的工作四處奔波,並且在他的協助下終於趕在截稿日前完成香的專題。>>這份感情已經昇華如同親情般了。


久對香吐露了面具臉的心事,香說了一句話發人省思的話~"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戴著面具,但是沒有必要把它都取下來吧。"...嗯,有時候知道了太多反而更不快樂。 


惠發現久徹夜不歸的原因,她沒有追問,應該是心裡有底了吧 (矮油~她是打算去探望香啦XD)。這件事反倒是久先向惠坦白,說明了前妻罹癌以及幫她完成心願的事。>>現在的久真的變成好丈夫了,協助香的事只是出於情義,主動讓惠知道可以避免掉不必要的誤會。


公司裡的秘密乎之欲出,營業13課在整理資料時發現了一項弊端,想伸入調查時卻被上層打壓將整個營業13課裁撤。這個弊端似乎牽扯到許多大咖,而久可能是最重要的證人,為了避免久想起這件事,幕後的黑手立馬下令把久調到海外任職。


這對"假面"夫妻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惠雖然不想談及過往的事,卻將久壞掉的公事包還給他,久打開裡面發現了一份離婚協議書,他當下立刻自責一定又是自己曾經使壞想離婚,但惠告訴他,是她先提出的。>>~二任妻子都先提離婚,可見得以前的久是個不合格的丈夫。


聽到離婚的事,久突然聯想到難到這就是造成面具臉的原因?!他終於向惠坦承這段時間面具臉的困擾,既然要坦白就一起攤牌吧XDD~惠也回擊久,他才是那個戴著面具和她生活的人...



10話最終回

溫馨地畫下句點,本來就愛哭的芮米,當然是看到淚流滿面啊~~

真正載著面具的人其實是久,以前的總是以假面對待惠和良雄,他從沒有花時間陪伴她們,更認真去看過她們的臉,所以就像處罰般在事故後久只能看到面具臉。解鈴仍需繫鈴人,如何重新看到妻兒的臉,答案就是久的真心。


10把鑰匙打開了許多關鍵的秘密而將整個故事前後貫連起來。良雄真的有去過遊樂園玩也擁有寶藏盒,只是良雄的快樂回憶卻是壞爸爸拿來做親子鑑定的幌子,而這種致命的懷疑,任何有包容力的妻子,都會感到心灰意冷,婚姻也難以維持下去。


婚姻問題總算真相大白,久在知道自己對這個家做了許多不可原諒的行為後,自覺沒有資格再留下來,於是將家的鑰匙還給惠。


足球教練就有一點欠扁啦~就算是前男友身份也不應該對人妻勾勾纏,更別說還慫恿人家離婚。


芮米很令人欣賞香的個性,當惠來探病時,香特地拿稿件給惠看,證明久幫助她的事是真的,並且談及她和久的婚姻問題,以及她有意中人了...這些真的很棒,因為只有女人才能了解女人的心理,才能讓惠解開心結。


最後一集,喜歡拉百頁窗的醫生當然要出來做個總結,醫生認為在受傷期間被久從筆記本裡塗掉的"最愛的人"是誰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誰最希望久恢復健康,誰在他受傷的這段時間不離不棄,是誰鍥而不捨地幫助他復原那個人就是惠啊~


在職場上久或許曾經是個利益當前手段冷酷的人,但是現在的他不同了,他不再踩著別人的頭顱往上爬,因此將存有重大弊案的記憶卡交給檢方,保住營業13課免於解散。他正確的抉擇也獲得正面的回報,久在營業13課齊心地協助下無罪釋放,並且繼續在營業13課上班


誰才是久最在乎的人?從火災中救出惠後讓久體認到這點,他發現現在的自己沒有惠根本活不下去,失去了家庭就等同失去了人生目標...他的真心總算讓他喚回了真愛並解除了面具的魔咒。

一場意外讓家路久重新找回了家庭,有了展新的人生。END


I’m home》要探討的並不是家路久這個人以前有多差勁,而是想透過久在尋找記憶的過程中,體悟做人的道理,包括職場的道德、親情的維繫、婚姻的經營、親子的互動...
人不可能是完美的,但是可以用心地去做到最好的。